老年助浴渐成刚需 不止洗澡这么简单

日期:2024-02-23 作者: 半岛官方下载

  “来,奶奶,你抱住我。”4月10日上午10点,在市中区领秀城中央公园小区,张翠芳将手臂交叉环抱住老人的腰,再一用力,将其从凳子上慢慢托起来,支撑着往前走。张翠芳是一名助浴师,她带着两名护理员正在帮常年卧床的王女士洗澡。

  近年来,老年人的服务需求持续不断的增加,全国各地有关老年生活照料类岗位陆续出现,助浴师就是这里面之一。

  “真好!”购买助浴师上门服务,瘫痪多年的老人能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期待更完美!”毕竟是上门服务,助浴师如此“刚需”,呼吁有关部门完善服务机制保障消费安全……很多市民通过12345热线提出期待。

  11日,46岁的助浴师张显云带着3人组助浴团队,身穿红色统一服装,来到居民张大爷家。

  铺上防水垫,组装好浴缸、进水管、排水管和花洒,对浴缸进行二次消毒,再套上一次性浴缸套,放水、测水温,最后准备两条大浴巾和4条小毛巾……准备工作很快结束,老人由两名助浴师和1名护理人员抱进浴缸里,接受助浴服务。助浴师轻轻托起老人的头,时不时询问着老人水温适宜与否、按摩力度怎样,助浴服务一气呵成。老人一脸舒适的表情,不断说着感谢。

  张大爷的子女不禁感慨,“给老人洗澡还得是专业的才行。”其大儿子张潇和记者说:“在此之前,他和弟弟两人给年迈的父亲洗澡,两个壮年男子前前后后将老人托举了5次,折腾一上午才洗完,好几次差点摔倒。现在是疫情期间,本来助浴师拒绝上门,因为我家老人长期卧床,若不定期洗澡容易生褥疮,反复沟通后助浴师同意上门服务。”因此,张潇对助浴师给予五星好评,称助浴师是很多家庭的“及时雨”。

  走访中,不少家庭对此类上门助老服务的方式表示支持。尤其是老年人,表达了希望助浴服务得到普及和推广的期待。

  助浴师张明宗曾经是一名足疗师,他在去年9月份转行成了一名助浴师,目前任职于一家康养机构。他认为,伴随着老年人需求的增加,助浴师会成为很多家庭的“刚需”。

  “尤其是一些有基础疾病或失能的老人,对正确洗浴缺乏认知,水温过高、时间太长、空腹入浴,都可能会引起突发某些疾病。”张明宗说,他想通过职业护理岗位,为老人提供长期、专业的照护服务。

  1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槐荫区中大槐树街道的一家老年护理院。副院长张建军表示,“上门助浴”服务属于新兴的服务行业,主要为失能、半失能老人提供沐浴、修剪指甲、理发等服务项目。洗浴全程配备护理人员,将便携式浴缸、洗浴用品带到其家中,根据不同老人身体健康情况制定合适的洗浴方案,洗浴用具专人专用,双重消毒措施防止交叉感染,让老人享受优质的沐浴服务。

  据悉,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中提到,要强化居家社区养老服务能力,支持社区助浴点、流动助浴车、入户助浴等多种业态发展,培育一批专业化、连锁化助浴机构。

  上门助浴应全市普及,呼吁服务流程“合同化”;怎样保障独居老人在使用助浴服务时的合法权益;家中老人患有老年疾病,购买助浴服务的同时有没有保险可以选购……助浴师作为一种新业态渐入大众视界,不少市民通过12345热线针对市场新业态提出建议。

  一位正在探索开展助浴项目的养老机构负责人透露,推广助浴项目使用了各种渠道,公司先以免费的形式,通过街道和社区向老年人推广,才逐渐被大众所了解。

  历城区居民王悬强表示,助浴师提供的服务是自己目前十分需要的。家中老伴儿常年坐轮椅,每次洗澡都要张罗半天。“但毕竟是上门服务,是啥人咱不知根知底,心里不放心。”

  采访中,多数为人子女者对助浴服务表示点赞。但同时也提出了“洗澡过程中出事咋办,这个责任谁来担?”等疑虑。而且,养老护理从业者有几率存在技能水平低、学历不高、年龄偏高等问题,助浴师的素质也可能参差不齐,不了解老人身体健康情况时给老人按摩,是否真正有利于老人的身体健康。

  也有不少人表示,目前助浴师贴上了新兴、人性化的标签,新事物处于萌芽状态,希望随着市场占有率的增加,这项助浴服务日渐规范,别出现“普通洗”“温馨洗”“豪华洗”等乱收费现象。

  记者通过采访社区和家政服务企业、护理院等地发现,尽管市场潜力巨大,但老人助浴市场因处于新兴领域,呈现出新兴市场的特点。

  “品类空间尚小,助浴服务大多为养老机构的服务延伸。”山东某家政服务企业济南分公司客户经理程媛表示,目前市场上一些开设助浴服务的养老机构,其推出的老人助浴服务,往往被视为居家养老服务的一个细分类目,这是一种养老机构在服务范畴上的拓展,专门承接助浴服务的公司相对较少。“尤其是疫情期间,上门服务具备很大的风险性,很多助浴服务都暂停了。”

  “一项新职业的诞生,总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最有发言权的是客户。客户认可我们的服务,从业者才更有持续的动力。”在家政服务企业工作多年,去年转行成为一名助浴师的张翠芳表示,虽然很多老年人都有助浴需求,但助浴服务在得到消费者认可的漫长道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洗澡是一件极为隐私的事情,老年人又相对传统一些,让家人帮忙洗澡都不好意思,当这个帮助洗澡的人变成了陌生人,老人的心理负担会更加强烈。”张翠芳表示,即便走进老人家中,也不意味着助浴过程就会顺利,有些经常下单的老年人只能接受特定的助浴师;有的老人因常年卧床,或失智、失能,沟通有困难;还有的老年人在陌生人触碰自己时异常紧张,出现心率加快、血压升高等问题,导致助浴中断。

  尽管如此,张翠芳称,从事助浴师9个月以来,助浴订单中的部分老人从最初的不好意思、排斥,到现在的“点点头、笑一声”,甚至主动询问“我咋给你的好评打五星”。态度转变的背后,是客户群体对助浴服务行业的逐渐认可。

  “我认为,解决助浴行业在制度、流程上的困境,不能仅靠一己之力,需要政府和社会组织的协作与监督。”山东绿地幸福家综合服务有限公司院长李德智表示,助浴服务首先要保障老人的安全,服务标准、流程必须明确、正规,发生安全事故后的责任界定和后期养护,都要有清晰的主体责任划分。

  “想缩短‘遇冷’到‘五星’之间的距离,需要社会各方机制的宽容、制度领域的探索,也需要助浴‘老师傅’手上真正有功夫、心中有客户,掌握助浴服务领域的‘金刚钻’”。李德智说。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