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te

日期:2024-03-03 作者: 半岛官方下载

  原标题:打通农村养老服务“最后一公里”——榆社县农村“居家养老服务”模式调查

  在养老驿站,老人们通过参加合唱队、舞蹈队等各种艺术团体,纷纷亮出绝活儿,感受幸福晚年生活。

  榆社县位于太行山西麓,是典型的农业县,全县非流动人口11.17万人,60岁以上2.4万人,占非流动人口的21.1%,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农业人口。随着慢慢的变多青壮年外出务工,农村老年人的养老成为一大难题。

  2022年以来,榆社县在北寨乡先行试点农村“居家养老服务”模式,为老年人提供就餐洗浴、医疗保健、精神慰藉等一站式养老服务,让老年人在村里就能享受到专业的托养和照护。截至目前,榆社县7个乡镇、169个行政村中,已有129个村的居家养老服务驿站启动运行。

  “爷爷奶奶们,开饭啦!”2月6日中午12时,榆社县北寨乡赵王村居家养老服务驿站里,“大厨”张菊芬欢快的叫喊声伴随着饭香从餐厅飘出来。在院子里拉呱的十多位老人,听到喊声后到食堂窗口排队盛饭。旁边的黑板上写着午餐的菜谱:洋葱炒肉、炖菜、土豆丝、凉调豆角。

  “这里三餐饭菜天天不重样,我就愿意到驿站来吃饭。”82岁的村民田补兰说,以前一个人吃饭不及时,常常就着咸菜啃馒头应付。“现在,一抬脚就能到驿站,舒心、方便。”田补兰说,一日三餐吃在驿站,只需10元钱。

  “全村非流动人口只有220多人,空巢和留守老人占总人数的1/3,他们经常为图省事,剩菜剩饭热一遍又一遍,用火用电也让人不放心。”赵王村党支部书记刘凯说,为了切实解决老年人的实际困难,2022年在上级政府的支持下,村委会完善了之前“日间照料中心”的设施,创办了养老驿站。目前,养老驿站服务对象为60岁以上老年人,同时,还坚持应纳尽纳五保户、低保户、残疾户老人。

  社会养老的难点在农村,重点在多层次服务体系的构建,痛点在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照护。为抓住农村养老服务的关键,2022年6月,榆社县提出“在北寨乡先行试点农村居家养老工作,形成经验后于2023年向全县推广,逐步破解农村养老难题”的战略决策。

  “不到半年时间,全乡17个行政村利用现有日间照料中心或村委会旧房产、旧仓库、五保户统建房、移民安置区闲置房、企业旧食堂等做改造提升,建成包括餐厅、厨房、洗澡间、洗衣间、娱乐室、休息室在内的养老驿站,能满足本村老年人就餐、洗澡、洗衣、休息、娱乐等基本需求。此外,驿站还提供主动关爱、节日问候、用药提醒等精神慰藉服务,为老人打造一个‘离家不离村,离亲不离情’的幸福驿站。”北寨乡党委副书记、乡长冯旭红说。

  2023年,继北寨乡先行先试开展养老服务驿站取得成效以来,榆社县各乡镇因地制宜,陆续开启了养老服务驿站的创建,社城镇官上村、顶村、南翟管村、双峰村居家养老服务驿站先后启动;河峪乡首批9个居家养老服务驿站集中启动……目前,全县169个行政村已有129个村开设养老服务驿站,全力打通农村养老服务“最后一公里”。

  “很多老人节俭,多少年都是凑合着吃住,你让他交钱可就不舍得了,哪怕是一天10元。”榆社县民政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局长韩朝君聊起了养老服务驿站推行中遇到的一个难题。

  “啥钱都舍不得花,攒下给孩子们,买房上学有急用时就能给补贴上。”云簇镇桃阳村88岁的刘水则说出了自己的心病。

  “你一个人在家,吃好喝好少生病,照顾好自己,儿女才能放心在外打拼!”云簇镇党委书记崔强常常带着村干部们上门做工作,耐心给老人们举例子、讲政策,并通过《给孝善子女的一封家书》的形式对子女进行宣传发动。

  “交300元的伙食费,老父亲能定时定点吃上热乎饭,头疼脑热也有人管,这事儿不赖!”得知村里建起了养老服务驿站,云簇镇北村远在外地打工的李飞第一时间就给父亲报了名。

  在北村的养老服务驿站,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每位老人每月交300元,平均1天10元,在养老驿站吃三餐,早饭最简单,中餐和晚餐都是两荤两素,算下来成本大约在16元至17元。

  “六七元的差价怎么补?”记者发出疑问。村党支部书记任军飞立即拿来一摞账本,“这上面记录着每位捐赠者的名字和捐赠数目。”任军飞介绍,养老驿站开业前3天,包括外出务工者在内的60多位村民,听到村里要建养老驿站,纷纷给任军飞“发红包”——1000元、500元、200元不等,3天捐款2.9万元,还有一些村民送来了米面油和蔬菜。

  “村委会的会计担任服务员,负责采买工作,厨师负责三餐和打扫庭院,两人工资合计2000元,在村里的光伏扶贫分红中专项列支;每年村集体产业也可以拨付一部分资金补贴驿站。”任军飞笑着说,驿站院内还专门辟出一块菜园,种了玉米、黄瓜、豆角、茄子等作物,引导老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农村养老服务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绕不开怎么样才能解决自身造血功能的问题。“主要是依靠财政资金解决农村养老难题既不现实又不可持续,尤其对于榆社这样的财政薄弱县。”榆社县委副书记、县长魏栋说,在养老驿站筹资的过程中,除财政给予必要的力量支持外,各村广泛发动社会力量,探索社会捐赠一点、集体自筹一点、个人负担一点、自力更生一点的“五个一点”筹资方式,既满足了居家养老运营所需资金,又调动了全社会支持养老事业的积极性。自此,榆社县探索出一条不主要是依靠财政资金解决农村养老难题的新路子。

  “让养老服务驿站持久地办下去,让老人在驿站过得舒心、开心,让子女放心、省心。”这是榆社县养老服务工作人员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为了更好地服务农村老年群众,2023年以来,榆社县在健全机制推动规范化运行,构建完善的居家养老服务体系上下足力气。先后出台了《榆社县全方面推进农村居家养老服务工作实施方案》《榆社县关于逐步加强农村居家养老的若干措施》《榆社县农村居家养老服务财务、账务管理规定(试行)》等政策方案。尤其是,全县各乡镇村干部们从本村实际出发,各显神通,出点子、找路子,涌现出了不少好做法。

  据了解,居家养老服务驿站运行后,箕城镇干部发现好多老人不愿来驿站的原因是家中存有大量的农产品,担心到驿站养老会导致农产品坏掉。为此,箕城镇推行“以购养老”,各村将老人自己种植、养殖的农产品收购到驿站,既满足了驿站日常食物原材料的需求,又可以抵扣老人的餐费,消除老人的顾虑。同时,将村里一些老人力所能及的杂工、公益岗位等工作优先安排给老人,让他们把劳动所得的钱补充到自己的养老资金中,实现了“以劳养老”。

  河峪乡东清秀村居家养老服务驿站创新搭载了“智慧养老平台”模式,由深圳尚福泰科技有限公司免费为东清秀村居家养老服务驿站开展技术服务,对居家老人进行健康监测、生活监测、安全监测。

  云簇镇向阳村以“积分制”兑换的方式,组织驿站老人参加拾捡白色垃圾、清理小广告等力所能及的活动,参加一次给予10分奖励,积分可在爱心超市兑换使用,在鼓励老人们继续发挥余热的同时,也把“老有所养”同“老有所为”融合起来。

  西马乡是晋中二院乡村振兴的驻村点,该院以西马乡开展居家养老服务驿站为契机,在北山晕村、沤泥窊村、大寨村等9家居家养老服务驿站嵌入健康驿站,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够轻松的享受到优质方便的医疗服务,为乡村振兴提供坚实的健康保证。

  “我们将不停地改进革新模式,提升养老服务的品质。持续完善体制机制,尽快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确保驿站运转衔接更加有序、细节把控更精准。同时,加强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提高居家养老服务的专业化、规范化水平,真正让老年人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乐。”榆社县委书记郭建雄谈起农村养老工作信心十足。(文/图 记者张谦)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