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瑞健国际】医疗结构设立的医养结合机构优劣势、机会和威胁分析

日期:2024-03-24 作者: 养老动态

  医养结合的是当今最为热门合作模式,顶层建设为医养结合提供了指导。许多地方逐渐探索医养结合模式并付诸实践,也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在发展过程中任旧存在一定的问题。

  针对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本文对其进行优势、劣势、机会和威胁做全面剖析。

  (1)提供持续专业的医疗照顾,降低生命安全风险。失能和半失能老年人在养老过程中对医疗服务的需求较多且需要长期持续的医疗护理,普通养老机构没有或缺乏医疗条件,应对突发状况能力差,导致入住老年人生命安全没办法得到保障。

  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模式最大的特点是拥有专业医护人员,可提供专业医疗照料,无论硬件还是软件方面都有独特优势。在满足老年人对“养”需求的同时还能提供长期持续的护理服务,针对突发疾病也可以立即处理。专业的医疗护理可以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延缓失能情况的恶化或推迟完全失能的发生。

  (2)缓解家庭负担,减少医疗资源浪费。老年人由于身体机能下降等原因,患有疾病的比例高于普通人群。老年性疾病治疗周期长且容易反复发作,一些人在发病后会选择住院治疗,但给家庭带来的经济负担和护理负担不容小觑。

  而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在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也能兼顾老人的生活照料,若发生意外,老人能及时获得医疗帮助实现零距离转诊,减少老年人往返于家庭、医疗机构之间的时间和费用。此模式无论是在费用上还是综合照料上均优于普通的住院治疗,对一些失能、半失能老年人来说无疑是最优选择。

  失能、半失能老人在病情稳定后并不是特别需要继续住院治疗,只需专业细致的照顾即可,但由于在一些医疗机构可使用医保并能在紧急状况下获得及时治疗,许多本应出院的老人为了规避风险坚持不出院。

  长期住院治疗既给家庭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也造成医疗机构床位流动率下降,导致其他真正需要住院的老人由于没床位错过最佳治疗期。这不仅给他人带来不便,也使医疗机构应有的功能没有正真获得充分的发挥,医疗资源也没有正真获得有效利用。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很好地解决了这些问题。

  (3)服务主体参与性强,有利于医养结合的落实。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是一个完整的利益共同体,机构拥有统一的管理部门,内部也不存在多头管理和利益分歧等问题,在提供医养结合服务的过程中能够真正发挥自身优势,为入住老年人提供切实的医养服务。

  与普通养老机构相比,该模式因为所提供的专业护理、医疗服务而收费较高。我国多数地方并没有长期照护险,入住者经济负担增加。高收费与低消费的矛盾导致老年人的有效需求不足,造成机构床位利用率不高,资源配置效率低。

  一些机构为了更好的提高床位利用率,会将部分床位过渡给有支付能力的自理老人,这一做法导致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脱离原本的定位,医养结合的特点逐渐淡化,而那些真正需要医养结合服务的慢性病老人、大病恢复期老人和一些残障老人难以入住。

  (2)缺乏稳定专业的护理队伍。目前,我国已取得职业资格的老年护理员的数量远远低于市场需求,专门为老年人提供医疗服务的医护人员更少。收入偏低、社会认可度低、劳动强度大、风险高和责任大等问题造成老年护理员人数严重不足、稳定性差、流失严重。

  (3)存在医疗纠纷隐患。老年人作为疾病多发群体,体质弱、应激能力差,有可能会出现突发状况甚至死亡。同时,发生突发状况有必要进行急救时部分老人家属不在身边,医护人员会因家属知情同意权和抢救费用等陷入两难境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抢救生命垂危患者等紧急状况,不能取得患者或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授权或授权的负责人批准,能马上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但有些情况下,家属由于对老人病情不了解或费用问题不同意采取紧急抢救措施,医务人员又没有很好的方法取得家属拒绝抢救的书面文书,一旦家属事后提出异议,医务人员将面临举证不能的风险。

  另外,入住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的老人,家属对机构健康防护或疾病诊疗的期望较高,当老人身体健康情况未达到预期或者发生意外时,极易产生纠纷。

  受20世纪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我国家庭规模逐渐缩小,家庭中能够照护老人的成员慢慢的变少,此外老年人和成年子女一起居住的比例降低,很多老人没办法得到及时的家庭照料,家庭照护功能的不断弱化使一些失能、半失能的需要长期照护的老年人开始寻找新的养老方式。

  随着健康老龄化的提出和人们观念的改变,慢慢的变多的老人选择机构养老,而对失能、半失能人群来说,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模式不但可以满足其对“养”的需求,同时也满足了对“医”的需求,无论对老人自身还是家庭来说都是最优选择。因此,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拥有很大的市场。

  2016年人社部门出台的《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白准确地提出对长期失能人员提供相关的社会保险,主要是针对该部分人群的基本生活照料和与基本生活紧密关联的医疗护理,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对应的配套措施,长期护理开始慢慢地纳入医保。

  2015年卫生计生委等部门颁布《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鼓励医疗卫生机构与养老服务融合发展,重点加强对老年病医疗机构、护理院等医养结合机构的建设,公立医疗机构资源丰富的地区可将部分医疗机构转化为持续护理型机构,提高综合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同时,该指导意见明白准确地提出对于医疗机构设立养老机构的,民政部要优先受理其养老机构设立许可,对于符合相关规定的要在10个工作日内颁发许可证。

  此外,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和《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等有关政策文件也鼓励综合性医疗机构开设老年科,对增设老年病床的相关单位给予一定的政策优惠。一系列政策鼓励了医疗机构设置养老服务机构模式的发展并且为其顺利运行提供了有利的社会环境。

  与普通养老机构相比,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在提供生活服务的同时还提供专业的医疗照护,服务的专业化导致收费较高。失能、半失能老人对药品存在比较大的依赖性,对于一些低收入人群来讲每月的医药费用就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根本无力负担专业养老机构的费用,因此即便对医疗有需求也会退而求其次选择普通养老机构。

  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更看重医疗,难免忽视老年人文体娱乐方面的需求,而普通养老机构入住老年人大多是自理老人,注重集体活动,生活氛围更加浓厚,对老年人的吸引力也相对较大。

  同时还有居家养老服务模式的威胁。美国社会学家格兰诺维特曾提出嵌入性理论,该理论认为任何人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都是通过嵌入到特定的社会关系中,从而获得一定的社会支持。社区居家养老模式便是社会嵌入的一个很好的体现,老年人居住在熟悉的社区,参与社区的社会交往,社区在提供各种服务的同时能够为老年人再社会化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尤其是一些排斥养老机构及收入低的人群,会把居家养老作为首要选择。近年来国家对居家养老的大力倡导使其无论在服务内容还是服务质量上都有了一定发展,居家养老服务模式对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消费者行为理论认为态度是一种习得的倾向,态度既可以驱使消费的人形成一种特殊行为,也能使消费者某种行为。

  有研究证明老年人对于机构养老的消极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使其不愿意接受该养老模式。医养结合作为一个新兴起的产业,无论是政府、家庭还是社会大多都对其缺乏深层认识,许多老年人及其子女对医疗机构内置养老服务机构模式认知模糊,此外该模式由于发展时间短,尚未形成广泛的品牌效应,影响区域较小,大多数老人在面临选择时并不会将其作为备选选项。

  首先多头管理导致行政效率低下。普通养老机构归民政部门管理,医疗卫生机构由卫生计生部门管理,医保由人社部门管理。由于制度、行业差异、行政划分和财务分割等因素,这些部门都介入到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中,虽各自有职能分工,但仍存在职责交叉情况,造成医疗资源与养老资源难以有机融合。

  其次,养老机构转型为医养结合机构能够得到政府的建设和运营补贴,但由医疗机构直接转型的却得不到任何财政上的补贴。这种区别化的管理使得有关部门对各项扶持政策的认识、调整和落实难以做到协调一致。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