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记者调查】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现状

日期:2023-12-10 作者: 养老动态

  央广网北京3月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近日,黑龙江强制关停273家无证经营的民办养老院。截至2015年底,我国60岁以及以上老人已经占到全国总人口的16.1%,预计到2050年将会达到28%。随着我们国家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公办养老机构逐渐不足以满足巨大的养老需求,养老产业已逐渐向市场化发展,但是大量民办养老机构存在无证经营、场地难寻、融资困难等难题。

  在我国,民办养老机构无证经营的情况都会存在。河南省卢氏县东明镇石龙村“幸福之家养老公寓”不久前因室内火情致2位老人死亡,卢氏县政府称该“养老公寓”无《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等手续,属非法经营。卢氏县另外2家和河南省灵宝市17家民办养老机构也均存在同样的问题。

  “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养老目标是“城市日间照料社区全覆盖,农村覆盖率超过50%,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35张到45张”,即到2020年我国养老床位数量应在800万张以上,目前国内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约26张,城市日间照料社区覆盖率70%,农村覆盖率为37%,整体床位缺口高于200万张。

  养老床位缺口之大恰恰成为很多现实问题的原因,之所以无证经营的现象在民办养老机构中并不鲜见,原因也在于很多地方民政部门给民办养老机构进行核名之前不需前置审批,养老机构已经开办起来了想要办齐证件,必须要有消防、环保和餐饮的审批通过意见,一旦消防等不达标,就形成了养老机构无证经营的局面,而一旦取缔这些养老机构,已经入院的老人又涉及到转移、安置,无处接收的难题。于是陷入两难。

  位于安徽省六安市安丰南路的银河老年公寓,是六安市目前顶级规模的民办养老院,也是一家证件齐全的民办养老院。由于住院的人存在着特殊性,老人们离开家庭来到养老院,从硬件设施到人为管理方面,一定要创造安全的环境。院长徐晓红说,“开办一个养老院同样是需要逐项过关,首先要有规划部门的审批,看看建筑主体是不是合理,还要卫生部门卫生检疫方面的许可。最难过的一关就是消防关,消防部门要求他们在规划上将向工会租赁的房子改成养老用房,这其中就涉及到与政府的协商,如果房子不是政府的会更麻烦。”

  徐晓红向记者分析,“网上爆出的各种民办养老院发生火灾酿成悲剧的事情,首先是房屋不合格,很多出事的民办养老院的房屋都是板房,若发生火灾,老人本身的呼吸道就不畅通,一旦吸入有毒有害化学气体一定出事情,并还有人为的管理不到位。”

  来到河北省邢台市康颐养老康复中心,这里的护理部部长樊青叶就和记者说,目前这里住着100多位老人,而护理人员却只有20位。樊青叶说,照当前情况,应该至少再招聘5名护工才能满足需求,但是招到人留不住人却是养老院面临的最严重的问题:“有的(护工)接受不了老人的吃喝拉撒、有的感觉这个工作太累,这个工作也需要责任心,感觉责任心太强,所以说有的做不了多长时间就离岗了。包括说给老人擦屎抹尿,感觉这个工作社会上有些人对这个有偏见。”

  除此之外,资金问题也制约着养老院的发展。该养老院自成立以来成本始终没收回来,现在还在亏损运营。樊青叶说,养老院收入来源,主要是依靠收取入住费及护理费。根据老人护理需求,每月收取100元到2000元不等的入住护理费。收取的这些费用,除了要支付房租、每年2万多元的广告费、解决老人及员工的吃住问题等,就是支付员工的工资了,常常是入不敷出。

  由于康颐养老康复中心是一家集康复与养老为一体的医护型养老院,很多入住老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需要药物、康复器材等来帮助老人康复,康复器材缺乏也是制约养老院发展的一个因素。

  晚晴养老是郑州市规模较大的民办养老机构,从1998年单纯的机构养老,到如今已发展成集社区托老、日间照料等多位于一体的养老综合体。机构董事长曹红玲说,有需求的市场也存在发展瓶颈,其中一个拦路虎就是融资难:“养老这一块你去银行贷款,各个养老院不可能有资产去抵押。再说,要去银行贷款的时候,人家要看你的报表,你盈利的状况,但是各个养老院能达到平衡都不容易了,所以要再说盈利,像常规的商业贷款,银行根本不给我们贷款,所以融资特别困难。”

  按照“十三五规划”确定的目标,城市日间照料要达到社区全覆盖,农村覆盖率超过50%,这个政策让曹红玲兴奋不已,不过,她最希望的还是好的政策能够真正得到落实:“有政策新建的社区要按百分之一还是千分之一要建托老站用房,所以现在有政策一定要落实。”

  日前,有新闻媒体报道称,南京养老机构“一床难求”已成过往,南京主城与郊区的养老院存在“冷热不均”的现象,一边是床位难求,一边是床位闲置,如何让主城郊区养老机构“互通有无”值得思考。

  礼拜寺巷老年公寓院长许玉梅和记者说,该公寓自从2009年成立以来,130张床位一直供不应求,登记排队是正常程序,而排队多久能入住则没人能打“保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郊县的一些养老机构床位闲置。位于南京江宁东山街道三槐?大里老年公寓工作人员王昊阳介绍,目前床位的闲置率在20%-30%左右,这在郊县养老院中已经算是很好的了:“主城相比,一个是老人的消费观念吧,像江宁本地的老人都是喜欢在家里面养老,主城区理念比较先进一点。而且呢,主城区的医疗资源也比较集中,所以相对来讲,空置率要低得多。”

  据了解,南京目前有近300家养老院,其中地处郊区的占了三分之一。环境好、空间大是郊区养老院的优势,但交通、医疗等条件的先天不足,部分养老机构存在服务意识的短板,使得南京养老机构存在结构性矛盾。

  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与社会事务处处长周新华介绍道:“比如从养老设施而言,主城区90%以上的养老设施都是由举办者自己来租赁,那么在租赁的过程中,就有几率存在它区位不是很优越,当然也存在有些机构服务还不能满足有些老人的要求,服务的专业化程度可能还不高。”周新华透露,下一步南京将实行主城养老机构与郊区养老机构结对帮扶、相互协作,将加强布局规划和政策引导,从顶层设计层面缓解养老床位“冷热不均”的现象。

  国家邮政局等三部门日前联合发布的《禁止寄递物品管理规定》正式落地实施。根据该规定,一部分日用品受到限制:香烟不能超过两条,白酒不能超过56度,手机不能空运只能陆运,一次性打火机、刀具等不能邮寄......禁寄物品种类从58种增加到188种,被称为史上最严快递新规。各地实施效果如何?执行遇到了哪些尴尬?对此记者做了调查。

  2015年3月16日《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公布,其中,“校园足球”相关联的内容被多次提及,不同于传统意义上只是将校园足球定位于“基础搭建”、“推广普及”,在规划中,校园足球慢慢的变成了中国足球改革的重要线索,贯穿于普及、提高、工作理念、工作方式的始终,成为了真正意义上撑起中国足球改革的“脊梁”。

  近日,一篇名为《共享自行车,真是一面国民照妖镜》的文章引发热议。寥寥数字和大量共享自行车被破坏的照片,向人诉说着国人素质的不堪。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