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社区养老服务功能(健康焦点)--健康·生活--人民网

日期:2024-02-06 作者: 产品中心

  近年来,各地推进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社区养老驿站等社区养老服务机构落地升级,加大养老服务投入力度。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发展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

  老人在家门口享受助餐服务、休闲活动,社区医生上门巡诊……作为基于社区的服务设施,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致力满足老年人在家门口安度晚年的愿望,是优化养老服务供给的有力补充。日前,记者探访了不一样的地区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

  “马奶奶,起床锻炼啦!”在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胜利路街道公园巷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护理员赵明柳扶起老人,开始在房间内散步。老人名叫马维秀,身患阿尔茨海默病,两年前入住照料中心。

  尽管肌肉萎缩让马维秀老人行动困难,她还是用力捏了捏护理员的手,表示谢意。

  在这家日间照料中心,除了提供长期照护外,还设有日托、短期托养,服务对象包括自理、半自理、失能、失智、特护等5类需要照顾的老人,能提供助餐、助浴、助医等服务。

  在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中,日间照料服务在社区发挥着及其重要的作用。民政部印发的《关于逐步扩大养老服务供给促进养老服务消费的实施建议》提出,在社区层面建立嵌入式养老服务机构或日间照料中心,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助餐助行、紧急救援、精神慰藉等服务。

  “我们调研发现,老年群体及其家人对社区层面的老年日间照料中心的需求度和期待值都比较高。”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研究员张雅璐表示,日间照料中心的服务对象应该是多类别的、包容的,服务内容也应该是连续的、多元的。

  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社区日间照料服务模式,因地制宜拓展日间照料、短期托养、居家上门等服务功能。

  “清蒸鲈鱼,你也来尝尝!”中午时分,河南省驻马店市正阳县真阳街道张庄社区的肖林老人夹起一块鲈鱼放入记者碗中,“我最爱吃鱼,平时在家,孩子们上班忙顾不上做,养老中心配餐师做得特别好吃,而且送餐上门,服务热情。”

  “自打有了线上智能养老服务平台,老年朋友的需求可以更及时地得到满足。”正阳中民聚康养老中心工作人员赵记中掏出手机,打开智慧养老服务应用程序,“你看,老人只需点单,我们就能提供助洁、助餐等服务。”

  2018年以来,正阳县新建了27个城市社区养老日间照料中心。在软硬件逐渐完备的基础上,根据老年人身体健康情况和自理能力,通过创新服务模式,满足老年人多层次需求。

  “我们老年朋友经常坐在一起听戏品茶,时不时还哼上几嗓子。”在叔度社区日间照料中心,76岁的殷新政说。

  “我先给您松解松解腰部肌肉,改天咱们拍个片子再复查一下。”在河北省沧州市福安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医护人员正为王奶奶做理疗。服务台旁,几位社区老人在等待开药,医务人员向前来取药的老人耐心讲解药品使用需要注意的几点、用法用量等,叮嘱他们按时服用;另一边的康复室内,康复师在给老人做康复;娱乐室里,还有几位老人在练习书法……

  近年来,河北省沧州市一直在优化居家社区机构相协调、医养康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探索三甲医院进社区开展康养工作。沧州市中心医院医疗集团康养集团承接了包括福安社区在内的6所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的医养服务。

  “医养结合,是我们作为三甲医院探索社区养老服务的优势。除了提供助餐、助托、娱乐活动,通过‘三甲医院+社区服务+医生巡诊’的上下联动,努力做到医中有养、养中有医。”福安社区日间照料中心负责人尹桂梅说,自2021年9月14日开始试运营,到今年3月26日,福安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已接待老人1万余次,建立老人健康服务档案1860份。

  目前,各地多数社区日间照料服务以“养”为主,医疗、康复、生活照料等功能还有待逐步提升。“老年人医疗、护理、康复服务的需求在迅速增加,常常遇到日常用药、一般疾病诊疗、转诊上级医院等问题,医养结合服务向基层延伸是必然的发展之路。”沧州市中心医院医疗集团康养集团董事长温秀玲说。

  尹桂梅和记者说,几年实践下来,不少老人在福安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医护人员的照料下,身体健康情况有了好转,生活品质提升。此前因胸椎、腰椎压迫导致下肢瘫痪的一位老人,虽然经过手术可以站立,但是行走困难,常年卧床。“我们得知后为他组织会诊、制定康复计划,经过系统训练,老人现已逐步恢复行走能力。”

  据介绍,沧州市中心医院医疗集团康养集团承接的日间照料中心配备了三甲医院级别的彩超等医疗器械。每天有资深专家在社区坐诊,为老人提供包括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常见老年疾病的诊疗与康复。

  青海省西宁市城西区胜利路街道公园巷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位于城西区景林佳苑小区内,经营这家照料中心的,是一家名为西宁市城西温馨阳光托老所的社会组织。

  2013年起,该托老所经城西区民政局招标,陆续运营了11家照料中心。“日间照料中心适老化设施的建设、装修,全由城西区民政局负责,托老所‘拎包入住’,每家照料中心每年有3万元补贴。政府搭台,服务登台,我们努力把这个‘良心活’做好。”托老所运营部主任段炳存说。

  照料中心的平稳、安全运营,离不开多方合力。厨房内,监控直连西宁市城西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护理员做饭时,必须戴好口罩;西宁市城西区消防救援支队、市场监督管理局等定期巡查,确保风险排查在一线、整治在一线;青海省民政厅邀请省内各大医院的医生和专业护理人员,每年两次对护理员进行培训。

  在托老所,记者见到了群吉玛,两年前,她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托老所与青海民族大学、青海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等学校达成志愿服务合作机制,群吉玛一有空就来到照料中心,帮老人换洗衣服,陪老人聊天,给老人表演节目,找到了志愿服务的价值。她毕业后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托老所。“志愿服务既能让老人见到新面孔,保持心情舒畅,还能让我们寻找自我想做的事。”群吉玛说。

  张雅璐认为,针对社区日间照料服务主体力量不足的问题,要鼓励结合社会化运营模式,吸引民间资本参与日间照料中心的建设与运营。近年来,多地出台政策鼓励照料中心社会化运营。比如,天津提出,采取购买服务或服务外包,吸引专业的社会组织和智能化养老企业承包运营照料中心;鼓励社会力量兴办照料中心,支持社会组织和企业利用自有或租用房屋开办照料中心,缓解社区养老服务需求压力。

  “越来越多社会组织加入到为老服务中来。”青海省民政厅养老服务处处长王军表示,为确保照料中心公益性质不改变、服务水平不降低,青海将持续加强质量安全、登记备案、从业人员、运营秩序、服务收费等的监管,强化政府主导责任,压实机构主体责任,发挥行业自律作用,持续优化服务供给,推进养老服务高质量发展。

  “整体而言,不一样的地区社区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的建设和服务情况有较大差异,处于起步和摸索阶段。”张雅璐认为,要根据老年人的不一样的需求和能力,将服务分为不一样层次,实现差异化和个性化的服务,并进一步在服务内容、服务的品质、服务标准等方面做规范化和标准化,建立科学的服务评估机制,确保服务质量和服务效果。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